所在位置: 工傷賠償法律網 > 工傷案例 > 裁判規則 > 正文
最高人民法院公報:網絡主播與合作公司不是勞動關系
作者: 來源: 發布時間:20-10-22 12:49:00 瀏覽量:

裁判摘要

網絡主播與合作公司簽訂藝人獨家合作協議,通過合作公司包裝推薦,自行在第三方直播平臺上注冊,從事網絡直播活動,并按合作協議獲取直播收入。因合作公司沒有對網絡主播實施具有人身隸屬性的勞動管理行為,網絡主播從事的直播活動并非合作公司的業務組成部分,其基于合作協議獲得的直播收入亦不是勞動法意義上的具有經濟從屬性的勞動報酬。因此,二者不符合勞動關系的法律特征,網絡主播基于勞動關系提出的各項訴訟請求,不應予以支持。


上訴人(原審原告):李林霞,女,19xx年x月x日出生,漢族,住重慶市忠縣。

被上訴人(原審被告):重慶漫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住所地重慶市沙坪壩區。

法定代表人:姜云龍,總經理。

上訴人李林霞因與被上訴人重慶漫咖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漫咖公司)勞動爭議一案,不服重慶市江北區人民法院(2018)渝0105民初8250號民事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于2019年3月12日立案后,依法組成合議庭開庭進行了審理。


李林霞上訴請求:1.撤銷一審判決,依法改判支持李林霞的一審訴訟請求;2.本案訴訟費由漫咖公司承擔。事實和理由:1.李林霞與漫咖公司簽訂的《藝人獨家合作協議》已具備《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十七條規定的勞動合同必備條款,一審法院片面機械的理解勞動合同組成要件,沒有結合行業特征認定雙方法律關系的性質,系認定事實錯誤。2.合作協議第3.3條、第7.1條及第7.2條均明確約定李林霞直播期間形成的作品著作權歸屬于漫咖公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六條之規定,法人或其他組織享有著作權的基礎法律關系為勞動關系,若雙方僅為合作關系,在漫咖公司未額外支付李林霞費用的情況下,李林霞的直播作品著作權應當由李林霞享有,這也側面印證了雙方系勞動關系的事實。3.李林霞舉示的“MK主播群”聊天記錄等證據證實,漫咖公司對李林霞的直播內容進行管理、直播時間進行考勤,且要就直播間衛生、休息時間就餐地點、工作牌遺失損毀等問題對李林霞進行處罰,這些均表明漫咖公司的規章制度約束李林霞,漫咖公司對李林霞的管理不是基于合作關系,該管理具有人身隸屬性。4.一審判決認定李林霞的收入不受漫咖公司掌控,雙方約定的保底收入僅是合作的保障和激勵,以及李林霞的工作內容不是漫咖公司的經營范圍,明顯自相矛盾。如雙方為合作關系,漫咖公司無需提供保底收入來保障和激勵李林霞;事實上李林霞的直播提成是漫咖公司收入的主要來源,漫咖公司為保證自己盈利對李林霞進行管理,并提供保底收入以保障和激勵李林霞,雙方符合勞動關系的基本特征。5.雙方系勞動關系,李林霞據此要求漫咖公司支付工資及經濟補償金等訴訟請求應當予以支持。


漫咖公司辯稱,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請求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李林霞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確認李林霞和漫咖公司在2017年11月2日至2018年3月31日期間存在勞動關系;2.漫咖公司向李林霞支付2017年12月1日至2018年3月31日未簽訂勞動合同的二倍工資差額27168.39元;3.漫咖公司向李林霞支付2018年3月1日至同年3月31日的工資7500元;4.確認李林霞和漫咖公司的勞動關系自李林霞口頭解除之日即2018年3月29日解除;5.漫咖公司向李林霞支付解除勞動合同的經濟補償金3712.5元。


一審法院認定的事實:漫咖公司于2016年6月27日注冊成立,經營范圍包括承辦經批準的文化藝術交流活動;企業營銷策劃;企業管理咨詢;經濟信息咨詢;舞臺造型策劃;企業形象策劃;圖文設計;會議會展服務;展覽展示服務;慶典禮儀服務;攝影攝像服務;商務信息咨詢服務;計算機軟件資訊服務;互聯網信息技術服務;網頁設計;設計、制作、發布國內廣告;演出策劃服務;直播策劃服務;演出經紀服務(須取得相關行政許可或審批后方可從事經營)。


漫咖公司在重慶市江北區九街萬匯中心4樓招募李林霞從事網絡直播,其招募海報中載明尋找下一個百萬網紅主播,福利待遇為3千至1萬元保底,高額提成,定期組織才藝培訓指導推廣宣傳包裝,優秀主播月薪9萬元上不封頂,無需經驗,漫咖公司提供主播定期培訓、主播形象打造。


2017年11月29日,李林霞與漫咖公司簽訂《藝人獨家合作協議》,主要約定內容如下:1.目的和背景:漫咖公司作為經紀公司為李林霞提供才藝演藝互動平臺、提供優質推薦資源,李林霞在漫咖公司的合作互動平臺上進行才藝演藝從而獲得相關演藝收入,并獲得漫咖公司優質資源包裝推薦機會。2.合作內容:李林霞成為漫咖公司的獨家簽約藝人,漫咖公司為李林霞提供獨家演藝內容及相關事務,包括但不限于漫咖公司的獨家互聯網演藝、線下演藝、形象推廣、明星周邊及其他出版物等與李林霞演藝事業相關的所有活動及事務,合作期間,李林霞保證全面服從漫咖公司安排,漫咖公司同意給予李林霞相應的推薦資源,幫助李林霞提升人氣和收益。3.漫咖公司權利義務:李林霞提供的才藝表演引起最終用戶投訴,或致漫咖公司的其他合作伙伴收到來自行政和或司法機關所作出的行政或刑事處分或裁判時,漫咖公司有權單方終止本協議而概不承擔任何違約責任,同時保留進一步追究李林霞法律責任的權利。漫咖公司有權自主組織、協調和安排本協議上述的活動及事務,漫咖公司有義務根據本協議項下約定的方式向李林霞支付應獲得收入。對于李林霞通過漫咖公司推薦所進行的才藝演藝成果,漫咖公司依法擁有獨家權利。4.李林霞權利義務:李林霞承諾并保證在協議有效期內只能在漫咖公司指定的場所從事本協議所述的才藝演藝以及本協議內容構成相同或類似的合作。李林霞有義務在本協議有效期內接受漫咖公司及其他合作伙伴安排的工作。李林霞承諾并擔保不得通過漫咖公司從事任何違反國家法律法規或社會公序良俗行為,并通過有效且積極的措施杜絕前述情況的發生。李林霞自協議生效后20日內于漫咖公司平臺以實名認證方式應當且僅申請注冊一個主播賬戶,并告知漫咖公司賬戶號碼和名稱,向漫咖公司提供個人身份證明備案。李林霞知悉并同意基于本協議獲得提成收入和保底收入。5.協議期限:協議期限為2017年11月16日至2020年11月1日。6.收入及結算:結算收入包括李林霞獲得的提成收入及漫咖公司支付的保底收入,獨家簽約藝人可享有經漫咖公司事先審核并確定的保底收入,保底收入由漫咖公司指派的平臺待遇而定,李林霞取得該平臺的大部分收入,漫咖公司指派李林霞至少1個平臺的演藝直播,如果李林霞精力能力足夠,可以申請再增加指派,漫咖公司指派一個有保底工資的平臺,雙方按月結算,漫咖公司核算備案登記全部主播藝人的提成收入和保底收入,每月8日至18日結算上月費用。李林霞在漫咖公司指派直播平臺總和每月直播有效天數不低于25天且總有效時長不低于150小時,每天直播時長6小時為一個有效天,每次直播1個小時為有效時長,滿足有效天和有效時長前提下,漫咖公司每月支付李林霞2000元保底工資,不滿足時長當月保底取消,只有提成,如違反平臺相關條例取消當月保底及獎勵。雙方還對權利義務、權利歸屬、保密條款、違約責任等進行了約定,附件2為NOW直播平臺管理條例。


李林霞通過漫咖公司在第三方直播平臺上進行注冊,從事網絡直播活動,李林霞從事主播的過程中,其直播地點、直播內容、直播時長、直播時間段并不固定,收入主要是通過網絡直播吸引網絡粉絲在網絡上購買虛擬禮物后的贈予,直播平臺根據與李林霞、漫咖公司的約定將收益扣除部分后轉賬給漫咖公司,漫咖公司根據與李林霞的約定將收益扣除部分后轉賬給李林霞,轉賬時間和金額均不固定,有些轉賬名目上載明為工資。


2018年4月27日,李林霞向重慶市江北區勞動人事爭議仲裁委員會申請仲裁,該委超期未作出受理決定,李林霞訴至該院。


一審法院認為,原勞動和社會保障部《關于確立勞動關系有關事項的通知》第一條規定,用人單位招用勞動者未訂立書面勞動合同,但同時具備下列情形的,勞動關系成立。(一)用人單位和勞動者符合法律、法規規定的主體資格;(二)用人單位依法制定的各項勞動規章制度適用于勞動者,勞動者受用人單位的勞動管理,從事用人單位安排的有報酬的勞動;(三)勞動者提供的勞動是用人單位業務的組成部分。


本案中,李林霞基于雙方之間存在勞動關系提起本案訴訟,其應當對雙方存在勞動關系負有舉證義務。從李林霞、漫咖公司簽訂的合作協議來看,該協議約定的目的和背景、合作內容、收入及結算均不具有勞動合同必備條款的性質,不應視為雙方之間具有勞動關系。


從人身依附性上來看,李林霞的直播地點、直播內容、直播時長、直播時間段并不固定,李林霞的直播行為也無法看出系履行漫咖公司的職務行為,漫咖公司基于合作關系而衍生的對李林霞作出的管理規定不應視為雙方之間具有人身隸屬關系的規章制度。


從經濟收入來看,李林霞的直播收入主要通過網絡直播吸引粉絲獲得的打賞,漫咖公司并未參與李林霞的直播行為且無法掌控李林霞直播收入的多少,僅是依據其與李林霞、直播平臺之間約定的比例進行收益分配,李林霞、漫咖公司雙方約定的保底收入也僅是雙方合作方式的一種保障和激勵措施,并不是其收入的主要來源。


從工作內容上看,李林霞通過漫咖公司在第三方直播平臺上進行注冊,其從事的是網絡直播平臺系第三方所有和提供,直播內容不是漫咖公司的經營范圍,漫咖公司的經營范圍僅為直播策劃服務,并不包括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等從事直播的內容。


綜上,李林霞并未舉證證明雙方具有建立勞動關系的合意,并未舉證證明雙方之間具有勞動關系性質的經濟、人身依附性,其基于勞動關系提起的訴訟請求,該院不予支持。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第七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規定,判決:駁回原告李林霞的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減半收取5元,由原告李林霞負擔。


二審中,雙方均未舉示新證據。二審法院對一審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


二審法院認為,綜合審理情況,雙方爭議的上訴焦點仍然在于:李林霞與漫咖公司之間是否存在勞動關系,F評述如下:


首先,從管理方式上看,漫咖公司沒有對李林霞進行勞動管理。雖然李林霞通過漫咖公司在第三方直播平臺上注冊并從事網絡直播活動,但李林霞的直播地點、直播內容、直播時長、直播時間段并不固定,李林霞亦無需遵守漫咖公司的各項勞動規章制度。盡管雙方合作協議對李林霞的月直播天數及直播時長作出了約定,且漫咖公司可能就直播間衛生、休息時間就餐地點、工作牌遺失損毀等問題對李林霞進行處罰,但這些均應理解為李林霞基于雙方直播合作關系應當履行的合同義務以及應當遵守的行業管理規定,并非漫咖公司對李林霞實施了勞動法意義上的管理行為。


其次,從收入分配上看,漫咖公司沒有向李林霞支付勞動報酬。李林霞的直播收入雖由漫咖公司支付,但主要是李林霞通過網絡直播吸引粉絲獲得打賞所得,漫咖公司僅是按照其與直播平臺和李林霞之間的約定比例進行收益分配,漫咖公司無法掌控和決定李林霞的收入金額,雙方在合作協議中約定的保底收入應屬于漫咖公司給予直播合作伙伴的保障和激勵費用,并非李林霞收入的主要來源,故漫咖公司基于合作協議向李林霞支付的直播收入不是用人單位向勞動者支付的勞動報酬。


再次,從工作內容上看,李林霞從事的網絡直播活動并非漫咖公司業務的組成部分。李林霞從事網絡直播的平臺由第三方所有和提供,網絡直播本身不屬于漫咖公司的經營范圍,漫咖公司的經營范圍僅包括直播策劃服務,并不包括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等內容,雖然雙方合作協議約定漫咖公司享有李林霞直播作品的著作權,但不能據此推論李林霞從事直播活動系履行職務行為,故李林霞從事的網絡直播活動不是漫咖公司業務的組成部分。


因此,李林霞與漫咖公司之間不符合勞動關系的法律特征,對李林霞基于勞動關系提出的各項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所述,李林霞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公報》2020年第10期      案號:(2019)渝01民終1910號




本文地址:http://www.541638.tw/guandian/9924.html
上一篇:[裁判規則]
下一篇:四川省高院:員工陪客戶喝酒后死亡屬于工傷,是在履行工作職責
上海快三计划软件 内蒙古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一定牛 电子基盘完美手机版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300期 手机幸运赛车投注 湖南赖子麻将官方下载 极速时时彩在线预测 重庆快乐十分稳赚技巧 海南麻将手机版下载 91千炮街机捕鱼 贵州省福彩快三开奖结果 亲朋棋牌手机充值官网 街机捕鱼大亨免费下载 福彩湖北快三开奖号码 大众麻将烂牌胡牌牌型 09年开拓者vs公牛 天,天津体育十一选五